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读小说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1519 最后一个故事 九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作者:二宝天使 | 更新时间:2019-02-10 16:17:4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官道将夜玄界之门我的尤物老婆莽荒纪超品相师超级能源强国星空第一害虫殖装光明纪元
这贾母的脸上少了几分调笑多了几分认真,这林峥回答的也诚心了起来。

  “我倒是希望父亲能够再看看,毕竟他这岁数单着一辈子,怕是也太过于凄苦了。”

  “只是这事情应当不是我这小辈做的了主的。”

  “老祖宗,外孙觉得,这事儿,如今的天子应该会有些话说吧?”

  到了林如海这般的年纪,又走到了如今的地位,他的续弦的人选可真就马虎不得了。

  出于对帝王的亲近,也要朝上边通禀一下。

  林峥觉得,依照林如海与当今天子的关系,应该会有一个差不离的指婚。

  这对于林峥来说关系不大,只怕年纪轻一些林黛玉,心中会多想一些。

  谁成想,一旁的黛玉并没有多少的反应,那坐在中间的老祖宗却是面色大变。

  “天子选婚?是啊,依照你父亲与天子的君臣相宜,这还真是有可能的事情啊。”

  说到这里的贾母不知道为何就蓄满了泪水,竟是一左一右的将林黛玉与林峥一起搂在了怀中:“我这可怜的心肝儿肉啊,若是指过来的是个和善的也倒罢了。”

  “可若是一个不好对付的继母,你们两个可该怎么办啊?”

  这话说的让林峥一脸的纳闷,他瞧了瞧屏风外边因为这不大不小的议论声而变得很尴尬的林如海,十分坦荡的替自己的父亲解围了。

  “祖母,莫要哭啊,我今年已经十三岁了,还刚拿到了秀才的功名。”

  “就算父亲日后要续弦,那也要再翻过一年的吧。”

  “到时候我这般大的年纪,都可以自己顶住门楣了,就算继母如何的不妥帖,我也是不用怕的啊。”

  “再说妹妹,她时年七岁了,有一位正经的贵女做母亲,对于今后的婚事儿只有益处而无害处啊?”

  “更何况,这只不过是碰到了不好处的母亲罢了,若真是一个端方温柔的,岂不是对大家都好。”

  “还有啊,外祖母,贾家如何都是我的外家,咱们血脉相连的亲戚关系是断不了的。”

  “而我也必然是林家的嫡长子,家中的地位旁的人也是动摇不了的。”

  “我们林家的子嗣如此的单薄,我还巴不得多添几个幼弟幼妹,让我可劲儿的疼。”

  “待到他们长大了,无论是官场还是联姻,都是我的帮手啊。”

  “外祖母您还信不过林峥的本事?这兄弟只嫌少,不嫌多呢。”

  说的贾母竟然是哑口无言,也让外屋的林如海长出了一口气。

  这话聊到这个份儿上,黛玉赶明儿就回到林府暂居的事儿就定下了。

  至于什么时候再送回来?

  当然是要等到来年乡试起的时候。

  家中的父亲忙着将巡盐御史任期上的公务上交汇报,林峥忙着在家中备考苦读。

  没什么人陪伴的黛玉,就又被送回到了贾府之中,与姐姐妹妹们图个团员。

  这么长的时间未曾见,真是体现了什么叫做远香近臭。

  因为林峥除了节年之外很少入得贾府的后院,那薛宝钗就算是再有一些想法,也只能放在了心中。

  这一年,因为没有林妹妹在其中催化感情,心无所寄托的薛家姐姐,可就将心思全都放在了贾府的经营上边。

  这一来二去的,与三春的关系走得近不说,那与宝玉更是凑在了一起。

  谈论诗词,品读书画,竟然也引得这位痴痴的男儿,一口一个姐姐,混将林黛玉给忘了一个干净。

  只是这过年前的冬天,林峥才将这林黛玉提前几日送到了贾府。

  不出意外,除了老父亲走亲的时候会过来之外,林峥的年也是要在贾府过的。

  这一日,他们来的不算巧。

  因为一旁的宁府之中的梅花盛开了,宁府的小嫂子秦可卿就邀这群小娘子并宝玉一同去宁府的花园之中赏花。

  得到了信儿的顾峥,先是一愣,看着黛玉那渴望的小眼神,就将原本已经停下来的马驾朝着宁府的侧门拉去,与人通报了一番之后,就跟着追上了走的并不快的贾府的众人。

  待到林黛玉往前行去的时候,那边却伸出一大红色的袍子,当中的一白色的胖手,一把就将林峥给拉到了梅花林之中。

  “林哥哥,你怎么来了?”

  一转头的林峥,就看到了又长了一岁的贾宝玉。

  大红色的袄子,跟这雪中红梅一样的亮眼。

  只是他身旁还站着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男孩,九,十岁模样,却长得一副女儿的仪态。

  若是放在现代,妥妥的女装大佬。

  但是在这宁府之中,让林峥想到的人却只有一个了。

  果不其然,这贾宝玉如同献宝一般的将林峥拉到了秦钟的面前,跟着介绍到:“好哥哥,这是我的秦钟兄弟,可真是钟秀的人物吧?让我恨不得生在寒门薄宦之家,早得与他交结,也不枉生了一世。”

  听了这话的林峥,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看着因为此等的夸赞而垂下了脑袋做羞恼状的秦钟,只觉得有万匹马儿在奔跑。

  我来个娘的去,这要是放在现代社会,绝对是吊打鹿含,爆锤吴凡亦的存在。

  多亏红楼赏饭吃,才没让其中的人物流窜出来,霍霍大众啊。

  对此十分腻歪的林峥只得尬笑一下,找寻了一个去拜访宁府长辈的借口,就与这一对男知己赶紧分别。

  这本名为红楼梦的书当中的脂粉气真是熏得他头疼。

  见到哥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黛玉还十分不解呢。

  站在一种姐妹当中的林峥作为一个钢管直男也绝对不会给对方掩饰。

  “你问宝玉?他与那秦钟交谈甚欢,引为知己。应该顾不得你们这群小姐妹了吧。”

  林黛玉还懵懂的继续问呢:“那哥哥为何不与他们一起赏花呢?”

  这建议听得顾峥是直摇脑袋:“使不得,使不得,知道这世间什么人最招人恨吗?”

  “灭人满门,毁人仕途,还有拆人因缘的人最招人恨呢。”

  “你觉得哥哥我若是待在那里,凭着我这风姿仪度,秦钟兄弟的眼神会放在谁的身上?那贾宝玉能开心的了?”

  “所以啊,哥哥我还是不做那讨人厌的那个,将交友的机会让给我的小表弟了!”

  听得黛玉先是一愣,跟着就想明白了什么,那脸上的粉红就再也没消下去过,看到一旁有一簇被小丫鬟减下来的红梅,上边还带着颤颤的冰花呢,她就手就夺了过来,劈头盖脸的往自家不要脸的大哥的肩膀上捶去。

  不是林黛玉不想打林峥的脸面,而是快要年满十四岁的林峥在这一两年之中着实抽了一大截的条。

  现年不过八岁的黛玉,怎么能够得到已经有五尺八分九厘的顾峥的高度?

  这一对儿兄妹的笑闹,也很巧妙的解除了其他姑娘的尴尬。

  大世家的女儿,可没那么的单纯。

  尤以现年已经十二岁的薛宝钗为甚。

  她听林峥说道秦钟的时候,手中的帕子都多扭了几个圈。

  可若是让她知道,后边还有更夸张的事儿在等着她的时候,她约莫是要想想,到底还应不应该将宝都压在这位贾家宝玉的身上了。

  这事儿呢说起来还是与林峥有些关系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日将贾宝玉一个人闪在宁府林峥心有不忍,这一大早的竟是拉着自家妹妹一起,往宝玉所在的小阁处而去。

  就住在梨香院旁边的薛宝钗,本就因为林家一家人的回归而注意了几分。

  三分有意的就在林峥出门的时候,也从自家的院落之中走了出来。

  “林哥哥好……”

  顾峥赶忙将林黛玉往前推了一下,让自己错后了一步,回而施礼到:“薛家的妹妹好!”

  “林哥哥往哪里去?”

  冬日里红色大裘的宝钗,端是一个养眼的少女。

  毫不为萝莉之所动的顾峥却是垂眼回到:“去你宝玉弟弟处道一声不是,然后邀请他参加一些冬日里官宦子弟之间的文会。”

  “冬天苦寒,灼一壶黄酒,来一碟盐豆,体味一下这大好的江山,并对来年的乡试做一番探讨。”

  “这事儿我已经与二舅舅与老祖宗说过了,若是可以,家中的小辈都可以带上。”

  林峥描绘的场景实在是太过于洒脱,无论是林黛玉还是薛宝钗都对他口中所述的情景向往不已。

  明知道女儿家出不得大门,就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家哥哥和宝玉的身上。

  “那还等什么?我们这就去啊。”

  “宝玉哥哥收拾起来最是麻烦,等闲的姑娘都比不过他的繁琐。”

  得嘞,好好的一位薛姑娘,也被林峥给带的偏移了。

  耸耸肩膀的顾峥坠在两位姑娘的身后,却到了宝玉所在的小院外的时候,反倒是抢先一步,直接推门迈了进去。

  听到响动的几个丫鬟,见到是林家的哥哥与薛宝钗几人,竟然也没人拦着。

  只是朝着内屋叫了一声:“林家哥哥来了!”

  就看慌慌张张的贾宝玉与院中第一号的人物袭人从内屋中冲了出来。

  粗一打量这贾宝玉却是没有什么异样,可那跟在身后的袭人,却是鬓发散乱,满目含春的模样。

  再瞧瞧二人之间的氛围,慌乱之中未曾扣好的斜襟扣子,以及还放在袭人手中没系在宝玉腰间的巾子,怎么瞧都觉得有些奇怪了。

  过来人林峥只扫了袭人一眼,就明白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这怕是去了一趟秦可卿那边,被人拉去太虚幻境之中好好的教导过了吧。

  春梦了无痕?

  必然是有人帮助贾宝玉将这梦境在现实之中度过去了啊。

  轻笑了一下的林峥开口说到:“表弟,你的腰带呢?”

  “这可是大疏忽呢,莫不是早起思春,与丫鬟调笑着过了,直接就拉在了床榻之上了吧?”

  只一句就说了袭人一个大红脸,她将手中的汗巾子往宝玉怀中一塞,一个转身就回内屋之中替宝玉寻一条腰带去了。

  只可怜那黛玉依然是懵懵懂懂,剩下一薛宝钗将视线往贾宝玉的上下扫过了几遍。

  再瞧那从屋中出来的袭人,那还有半分老实可靠的模样。

  她的姨妈王夫人,见天的说袭人是宝玉房中第一号的能干的人。

  这还真是果真的能干啊。

  宝玉现年才多大?

  九岁不过十岁的模样。

  这就勾引着上了手了。

  这还是那个母亲口中最好的选择吗?

  薛宝钗气的脸如同六月的桃儿般的通红,却因为不具备任何的立场,反倒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待到宝玉被林峥给拽去会友了之后,这位最是和善不过的宝姐姐将林黛玉送到贾母处之后,就推脱有些不舒服,返回到了自家的宅院之中。

  刚一回房就看到了薛姨妈一脸担心的瞧着自己。

  那种委屈就像是要满溢出来了,让薛宝钗跟着就含了泪。

  “妈妈,你看你给我寻得人。”

  “这才十岁不到的年纪,就与身旁的大丫鬟有了首尾。”

  “这真是良人吗?”

  听得薛姨妈一阵的心酸,将薛宝钗搂在怀中只是哭到:“那可有旁的法子?”

  “都是你那孽障的哥哥,害得你参选公主的侍读半途就被人刷了下去,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瞧着你去参加什么小选吧?”

  “你元春大姐姐的教训你还没看到?好好的官宦家的女儿,却要进宫干那伺候人的角色,当妈妈的怎么舍得啊。”

  “你哥哥那蠢笨的混物,家中的生意都打理的一落千丈,我们母子三人能靠的也只有你姨妈以及她背后的国公府了。”

  “贾宝玉再不济,也是勋贵子弟,官宦之后,可我们薛家呢?就连银钱也比不得旁的皇商了。”

  “女儿啊,”看着独自垂泪的薛宝钗,薛姨妈怎么不心疼呢?但是留给她们选择的道路实在是太少了啊,于是此时的薛姨妈只能跟着劝劝:“这贾宝玉比起旁人家的小子已经很不错了。”

  “他惯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主儿,对女儿家的又体贴的紧。”

  “你是奔着他的正妻去的,勋贵家的子弟谁还不养上几个美妾呢?”

  “他总归是对着院中的丫鬟下手,总好过那琏二爷甭管什么香的臭的都往床上拉来的好吧?”

  听得薛宝钗将眼泪抹去,却想到了另外一个人:“不,妈妈,有一个人与贾家的人不同。”

  “是谁?”

  “林家的哥哥。”

  听到薛宝钗竟然说的是他,薛姨妈先是点了点头,跟着就又摇了一下:“那林家的哥儿的确是好的。”

  “但是姑娘啊,你听妈妈一句话,可莫要将心思放在林峥那哥儿的身上了。”

  “他那样的家事儿,可不是咱们薛家能攀的上的。”

  “林如海现为正三品的一方大员,回京叙职的时候,朝廷的调任跟着就下来了。”

  “从一品的内阁次辅,兼任礼部尚书。”

  “多么清贵的人家,又兼着实权的人物。”

  “他家的嫡长子,那就是宗妇,是要从门当户对的官宦人家的嫡女之中选出的。”

  “那些书香门第,清贵之家的姑娘,从小受的教育与培养就与我们这样的人家不同。”

  “不是妈妈说,他现在守得的清净,本就是那种人家的基本标准。”

  “身旁没旁的人,也只不过是婚前罢了。当中的龌蹉,等以后不比咱们人家的少。”

  “我知道女儿你是个有成算的,可是你就没琢磨出个什么味儿?”

  “若是真打这林家的哥儿的盘算,也轮不到咱们薛家的女儿啊,你可知光是贾家那三姐妹,就已经是送去做贵妾最好的人选了。”

  “两个庶出,一个隔府的小姐,都比你要名声言顺。”

  “你若是怨,就怨你那狠心的外祖吧,同样是姐妹,我的姐姐就嫁的门当户对的勋贵,而我却要因为这滔天的富贵,被塞进了薛家这般的皇商之家。”

  说完,薛姨妈就扶着帕子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哥哥家是个不能靠的,姐姐家这里靠的也歪七扭八。

  真是没了顶梁柱,谁都能过来踩上一脚了。

  那薛家在金陵横着走的日子,也只不过是有其他的三家给帮衬着罢了。

  思来想去,赖在贾家不走,还不是为女儿挣得一个前程?

  看到薛姨妈的悲伤,毕竟年幼的薛宝钗也是悲从心来,母女俩抱着头痛哭了一番,可这薛宝钗的心思却不曾转换回来。

  自己年纪不大,还有的磨。再瞧瞧,再瞧瞧吧。

  这一瞧,可就瞧到了春暖花开。

  原本厚到了脚踝的大雪全都化了一个一干二净。

  将黛玉暂放在贾府的林峥却是从乡试的考场之中走了出来。

  也是日子赶巧,就在乡试放榜的那一日,贾母特意找人寻了林峥过去用晚饭。

  这坐在林府之中的林峥听了这话特别的淡定,刚打算与通告的管事说一下知道了,就听到门外一阵鞭炮的声音。

  原是被派出去看榜的小厮冲了回来。

  跟家中的大管家说了自家少爷的成绩。

  顾峥再一次登顶了榜首,获得了他落户在京籍之后的第一个解元。

  “快!这要好好的贺贺!”

  因这小厮看榜的时候,惊叫了一声:“我家少爷是解元!”

  那跟在他身后看热闹的百姓们就自发的跟了上去。

  待到报喜的冲进了内院的时候,门口处已经围上了接近三四十口子的人群。。搜狗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最新章节http://www.runsoft.com.cn/xianyufanshendezhengquezi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升邪吞噬苍穹极品护花邪王终极圣灵银狐西凉铁骑天尊重生极品修真邪少武王校园全能高手